????但是眼下自己要主持这飞宫遁行,却是分身乏术,而且自己金丹初境的修为也不精通阵法,就算是前去主持恐怕也提升不了多少防御力度,多撑不了多长时间。

????不过李哲见钓宝童子似乎还有话没说完,也是言道:

????“这等关头就莫要卖关头了了,快快说来。”

????钓宝童子这才面带傲色的言道:

????“不要忘了我可是真器!只要我镇住那阵中主位,想来挡住这外间这什么狗屁魔宗修士还是不成问题的!”

????听完钓宝童子的话李哲登时就是心头一喜,他还真不知道真器还有这等妙用!

????先前因这钓宝竿并无什么防御功法只能,所以李哲自动将其忽略掉了,现下看来这挡住外间那灵邪子的重任还是得落在这钓宝竿身上。

????“我虽无有什么防御攻伐之能,但好歹也是件真器好不好,有我坐阵这防护法阵诸位,这法阵威能瞬间就可提升数个档次!”

????“那你还不速速前去那阵中主位?”

????钓宝童子也只此刻不是多言的时候,往自己那本体之中一钻,随即那钓宝竿就是自动飞出,往飞宫防御大阵之内飞去。

????待到钓宝竿这件真器在那防御大阵主阵位上落定,整个防御法阵顿时就是连气机都不一样了。

????李哲作为这飞宫主持之人感受最为深刻,原本这防御大阵最多便可撑得半日时间,现下有了这钓宝竿坐阵诸位,外间那十二头魔煞虚影的齐齐冲撞竟是奈何不得这法阵半分。

????而且整座飞宫也一下子就稳定了下来,之前因外间魔煞虚影冲撞的缘故,整座飞宫就如同是破破烂烂的危房一般,每一次冲撞都会剧烈颤动,现下却是稳若泰山,李哲立在其中根本感受不到丝毫震动!

????这便是真器镇压主阵位带来的质变!

????外间的灵邪子也是一瞬间就发现了不妥,通过那些魔煞虚影的每次冲撞他都是可以推测出这飞宫防护法阵的强度以及耗损程度,可是方才一瞬间这防护法阵的强度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提升,自己那些魔煞虚影竟然是奈何不了这防护法阵了。

????原本胜券在握的灵邪子一下子就有些诧异,照道理来说这不应该啊!

????当即就是坐不住了,不再优哉游哉的吊在飞宫之后,而是飞身上前亲自出手,蓄积法力就是一掌印在了守护飞宫的那大阵之上。

????登时灵邪子面色就是一变,自己这全力一掌打上去这防御法阵竟是一点反应都无有,而且通过亲身接触,灵邪子也是感受到了这防护法阵的之上所蕴含的能量,远远超出自己之前所探查得到的。

????法阵还是那座法阵,只不过其中的精妙程度比之之前不知道要繁复深奥了多少,这是质的飞跃!

????“这如何可能?”

????灵邪子不可置信的就是自语出声。

????他怎么也想不到李哲手上会有一件真器,以真器镇压法阵,这法阵在本质上已然是实现了质的飞跃,与之前完全不在同一等级之上了。

????“小辈可恶!”

????灵邪子自是不会甘心,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他有些恼怒,有种自己被戏耍的感觉,当即就是周身法力狂涌,手掌连拍,不停的朝着飞宫之外的防御法阵倾斜着自己的法力。

????元婴一重境修士的全力出手,而且是不计损耗的狂暴输出,可以称得上是魔焰滔天。

????原本被钓宝竿镇住主阵位实现质的飞跃的防御法阵一下子就又是开始波动起来,李哲在飞宫之中也是再度感受到震动起来,元婴期之威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好在即便是如此,飞宫的防御法阵依旧是撑住了,李哲也是感慨不已,好在自己得了这么一件真器在手,不然今日还真就只能动用那张紫府符咒了。

????外间的灵邪子依旧是在不停的攻击着,而李哲则是专心的驭使飞宫向前飞遁,现下优哉游哉的对象已然是从灵邪子变成了李哲,自己只要呆在这飞宫之中在这由真器镇压的防护法阵的保护下就无有安全之虞。

????外头的灵邪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见自己的攻势对着飞宫防护法阵完全不起作用,心头火气也是逐渐涌起:

????“好个小辈,今日,本真还不信奈何不得你!”

????立在半空之中的灵邪子周身气势一变,头不得已是在赶来的路上,既奈何不得还是就此退去得好!”

????灵邪子对这东华派的卯日飞宫也是有所了解,照常理说应是奈何不得自己的,只是现在显然有所古怪,下意识的就以为是李哲身上有什么高人赐下的法宝之类的物事,才能挡住自己的攻势。

????要知道东华派内门真传弟子大部分可都是紫府真人门下,要是紫府真人感知到此地情形赶来的话,那自己可就惨了。

????想要击杀这小辈明显已然是不可能了,当下灵邪子就是心生退意,也不犹豫直接就是调转身形极速遁去。

????骤然间失去了元婴修士的威胁,就如同一座大山自自己头上被移去一般,李哲登时就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李哲也并没有放松警惕,打定了主意在飞宫之中不出来了,驱使飞宫就是在海面之上疾行。

????而且李哲也是让那钓宝竿继续坐阵在那防护法阵的主阵位上,让整座飞宫的防御等级保持在最强状态下。

????那等元婴修士若是真要隐匿身形的话,李哲还真不好发觉,也是基于这一点李哲才会这么小心,若是自己松懈了的话,那灵邪子再度冒出来给自己致命一击,那就大事不妙了。

????一直这般在海面之上飞遁了数日时间,不远处的一团阴云之中灵邪子的身形也是逐渐浮现出来望着那远去的飞宫也是叹了一口气,眼中流露出惋惜之色:

????“此子倒是谨慎,只是今日让此子走脱,他日定成我灵门大敌!”

????逍遥小仙农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