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宓月走到场,问谢衡“接下来轮到我出题了吗?”

????谢衡站了起来,走到宓月面前,说“下面一场,我们一定会赢的。”

????是他大意了,料错了女子的情况,以为可以轻松拿下赛,第一场派出来的选手是男队之最弱的,这才输得如此之惨。

????为了扳回第二局,挽回男人的脸面,他必会派出最强的对手。

????“你连我要出的题目都不知道,就敢说赢字?”狂妄。

????“不管是什么题目,尽管出。”谢衡这边的男队,也有几个是出身武将之家,虽然都从了,但怎么也是武将家出来的孩子,小时候都是练过的。“第二轮,你会参加吗?”

????宓月摇了摇头,说“我手下的姑娘足以应对。”

????“既然如此,我也不下场。”谢衡亦是武将家的公子,小时候跟父亲打过基础,只是后来觉得用计用武要有用,就疏忽了武艺。

????对于谢衡的参不参加第二轮赛,宓月随意。

????应该说,她的对手从来就不是谢衡,故而根本没将谢衡放在心上,自然地,不管谢衡有什么想法都不重要。

????宓月走到楚王面前,说“大王,赛除了要分出胜负之外,也要增加趣味,这才不枉大家的期待。”

????楚王的心情已经缓过来了,问“阿月准备的第二场是什么赛?”

????“第二场需要一些道具,还请大王恩准道具入场。”

????楚王对宓月极为信任,连道具是什么都不问,就立即准了。

????宓月从腰间取长鞭出来,用劲在空打了三声响鞭。校场外头的人听到信号后,把道具都抬了过来。

????但见这些道具,有木头、有靶子,还有许多说不出名字的东西。

????楚王正在猜测这些东西有何用处时,一名羽林卫匆匆来禀“大王,豫安郡王到!”

????楚王连忙说“有请!”

????豫安郡王竟然也来了!

????校场观众激动不已,这位皇长孙殿下到楚国住了一年了,但见过者却少得可怜。今日有幸一睹皇长孙殿下的风仪,不枉此行了。

????但是激动之后,又暗暗庆幸皇长孙殿下方才没来,不然看到楚国男子如此废物,连女子都不过,那就丢脸丢到皇城去了。

????羽林军增加了守卫,校场的气氛肃穆了许多。

????一声豫安郡王驾到,校场附近的百姓纷纷跪了下去,不敢直视贵人真容。

????座上楚国贵族与高官纷纷站起,跟着楚王前去迎接。

????羽林卫开出来的人道之,一袭黑服的萧溍从容走来。

????他头戴玉冠,面目冷峻,不怒而威,一身气度非寻常。

????在萧溍的旁边,亦有一位容颜绝色的男子,他穿着青衫,身姿飘逸,正是风靡了楚王城的云公子。

????两个姿容非凡的男子连袂走来,将场上所有人的风采都压了下去。

????楚王走过去,亲迎豫安郡王到贵席坐下。

????豫安郡王的到来,使得原本热闹非凡的校场安静了许多。楚王不知豫安郡王为何突然过来,斟酌了下,说“今日是楚国有一些年轻公子与姑娘戏耍玩乐,弄了个娱乐大家的赛,不知王爷是否有兴趣一观?”

????楚王怕等会儿太丢脸,于是把今日的事情说成小年轻人的娱乐行为。

????豫安郡王自然不会说破,反而极给面子地说“贵国年轻人很有活力,不错。”

????楚王呵呵干笑两声,即使知道豫安郡王是给他面子,但还是甚为尴尬。豫安郡王在王城住了这么久,难不知道楚王城生的事吗?“那、这就让他们开始吧。”

????一旁坐着的傅云儒唯恐天下不乱,笑眯眯地问“我好像听着刚过一局了,不知是哪方赢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不能跟豫安王爷那样装不知吗?楚王僵了下脸,他自己想让男方输,挑起斗志是一回事,但在外人面前承认男子不如女子,又是一回事。“方、方才女子略胜一筹。”

????这下尴尬的就不止楚王一人了,底下凡是听到的男人,都无地自容了。

????萧溍淡淡地问“云与男队是好友吧?”

????傅云儒笑道“是,没错,男队的公子哥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这话让气氛缓和了不少,既是好友,有了友谊这层关系,就是半个自己人了,输赢就没有那么丢脸了。

????楚王暗暗感激豫安郡王给他找到下台的台阶,为防云公子又说了不该说的,立马说“第二轮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马上开始吧。”

????羽林卫来报“已经准备好了。”

????众人望去,只见校场之,摆出两条路线来,道具左右各一致,显然是分为男女两边。

????最前面的道具是一条架起的独木桥,离地有一米高,宽只有二寸长{约六厘米}。

????独木桥之后,是箭靶。

????箭靶之后则设了一段长达五米,高仅半米高的路障,路障上面缠了许多拧实的布条。

????众人不明白那路障是有什么用处,正在交头接耳嘀咕时,一名羽林卫突然举着火把跑过来。

????羽林卫用火把布条点燃了,顿时,那路障上面全是火焰。

????众人吃惊之际,宓月走到独木桥前,讲解规矩。

????“这一题的试有三道关卡,第一道关卡便是这独木桥,考的是平衡性,参赛者需要一气走过去方为过关,若是途掉下独木桥,就得重头再来;这第二道关卡,考的是眼力。关卡内有弓与箭,穿过第一道关卡的人必须三箭射靶子方为过关。”

????听到这里,谢衡看了眼弓箭与靶心的距离,有五米之远,说“射靶子就行了?”

????宓月点头,说“对,靶就行,不必射靶心。”

????意思是只要不脱靶,基本就能过。

????若是能射靶心,那就是要求太高了,估计参赛的人没几个能隔着五米射靶心的。当然,她不算。

????“第三道过火障,考的是胆识,参赛者必须从火障下面爬过去,爬到终点便为完成关卡。”宓月目光在两方队员扫过,说“每队亦派出五人,前面的人过了关卡,后面的人才能闯关。如,前面的人过了第一道独木桥,第二位同伴才能上独木桥。哪一队的五名队员先完成了关卡,就是哪一位赢。”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