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发丝还未梳理完成之际,龙骧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支撑,重重的向地上跌落而去。

????徐少棠赶紧腾空而起,一把将龙骧接住。

????眼前的两座雕像,已经非常完美,只是,徐少棠手中的龙骧的身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的血肉,在他的心脏处,有着一团细小的火苗在微微的跳动着。

????然而,那火苗却是越来越微弱,就像龙骧那越来越微弱的气息的一样,任凭徐少棠如何的将真气往龙骧的身体里灌注,那团火苗却没有丝毫变旺的迹象,只是越来越小,越来越细。

????“走!我带你去火焰山!”

????去他娘的圣狱!大不了再去一次!只要能救活龙骧,别说圣狱,就算仙岛和生死门,他也愿意再去走上一遭!徐少棠的眼睛早已血红一片,滚滚的热泪模糊了他的双眼,他一把抱起龙骧,正欲踏空而去,龙骧却死死的抓住他的手臂。

????尘烟再次聚拢,只是这一次,尘烟聚拢的速度却慢了好多好多,龙骧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那尘烟聚拢,再次在空中形成一行模糊的字。

????不等徐少棠开口,巫颂已经声音颤抖的说道:“他说,他等不到回火焰山了,他请求你不要带他离开,他要在这里永远的陪着两位圣尊……”说到后来,巫颂却早已嚎啕大哭起来。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这一刻,却哭得像一个孩子一样撕心裂肺。

????听到巫颂的话,徐少棠的心顿时开始剧烈的颤抖,那滚滚的热泪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出,他从未如此哭过,他这一生,也许再也不会有这样痛快酣畅的大哭的时候。

????龙骧的眼睛里面满是哀求之色,徐少棠那模糊的双眼充满了不忍,在龙骧的不断哀求下,最终,他还是痛苦的点点头。

????看到徐少棠点头,龙骧的眼中终于露出一丝满足之色,胸腔中的那团火苗,已经细如针尖,几乎完全熄灭。

????就在此时,徐少棠的识海中突然出现一阵剧烈的波动,下一刻,一道嘹亮的龙吟响彻天地之间。

????“嗷呜……”在那龙吟响起的瞬间,双目紧闭的**的识海也同样一阵波动。

????两道虚影突然从他们的识海中飞出,那两道巨大的虚影交互重叠,瞬间将龙骧和徐少棠都笼罩其中。

????看到这两道虚影的瞬间,龙骧胸口的火苗猛然一窜,那没有一丝血肉的双手努力的抬起,双目之中充满了满足之色,喉咙里面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两道虚影默默的看着龙骧,不断的向他颔首,天地之间,再次响起嘹亮的龙吟声,这一次,那龙吟声一声接着一声,绵延不绝的冲破云霄,似乎在向上苍祈求留住龙骧的性命,又像是在以这种方式送龙骧最后一程。

????龙吟声湮没了他们所有人的哭声,天地之间,只有那一声接一声的龙吟不断的回荡着。

????蓦然之间,龙骧的双手猛然垂落下去,胸口那刚刚燃烧起来的火苗彻底湮灭,眼中的满足之色逐渐的消散……“龙骧!”

????徐少棠悲痛的大吼一声,但龙骧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失去最后一丝生机,龙骧那完全变成骷髅的身躯逐渐开始风化,不断的簌簌落下,最终,徐少棠的手中连一具枯骨都没有,只在他的身下留下一团灰烬。

????龙吟骤停,哭声重新回荡在这片天地。

????徐少棠缓缓的蹲下去,一点点的收集着龙骧在地上留下的灰烬。

????其他人全都泪流满面的看着空中的那两道虚影,他们很想质问,为何应龙和女魃的残魂不早点出现,他们,本来可以劝住龙骧的,也只有他们可以劝住龙骧!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有那痛哭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从自己的喉咙中涌出。

????正当徐少棠默默的收集地上的灰烬的时候,应龙虚影大手一动,无风的海面突然掀起一阵狂风,狂风卷起徐少棠手中和地上的灰烬,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最终彻底融入龙骧那卑微而粗糙的自我雕像中。

????“他从一开始,就抱定了必死之心,是吗?”

????徐少棠缓缓的站起身来,满脸泪水的看着这两道虚影。

????没有责怪,也没有质问!当龙骧的身躯化为灰烬的那一刻,他突然明白,在应龙和女魃身死的时候,龙骧也跟着死了,他守候在锁龙渊的锁神树下,只为等着他们的残魂归来,他回到火焰山疗伤,只为有足够的力量来完成这两座雕像。

????应龙和女魃的雕像是那么的完美,龙骧自己的雕像却是那么的粗糙和卑微。

????是的,对龙骧来说,当应龙和女魃身死以后,这就是他最完美的结局,能够在弥留之际见到应龙和女魃的残魂,能够再听听那声声的龙吟,他已经满足了!庞大的应龙虚影微微点头,却又兀自扭过脸庞,与女魃的残魂交汇在一起。

????两道虚无缥缈的身影,无法相拥,但他们的灵魂却在一起。

????残魂交融间,女魃的俏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就像那邻家的女孩第一次拥抱着心爱的白马王子,虽然,她并未真正的拥抱,但她却已经得到了。

????“我们该怎么做?”

????徐少棠痴痴的望着两人的虚影,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为他们做什么,但他还是想要做点什么。

????两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徐少棠的问题,只是无形的拥抱在一起。

????片刻之后,两道虚影却又突然分开,四目相对之际,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幸福笑容。

????簌而,狂风再起,狂风从两座雕像的缝隙之间呼啸而过,却不再是那单调的风声,而是有着令人眩晕的美妙的旋律的声音。

????那,似乎是歌声!依稀之间,徐少棠记得,那似乎是女魃第一次唱给锁神树下的应龙的那首曲子。

????虽然不再有女魃那空灵的声音,但这曲子却依然是那么的迷人,恍惚之间,他们好像看到了一对神仙眷侣携手遨游天地!狂风骤停,下一刻,两道虚影突然没入那两座雕像之中……24